跑步

武道天下 第六百九十二章 弃马攻城

2020-01-18 05:43: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天下 第六百九十二章 弃马攻城

铁蹄如雷,龙啸震耳。

一只庞大至极的“战阵青龙”,如翱翔天地的巨龙,出现在天际,以极快的速度冲来。

战鼓回荡……

错落遍布安宜城外的联军,战意升腾,片片铁血煞云凝聚,状若层层蔼蔼的乌云,磅礴浩荡。

“咦?!敌军统帅是谁?”

鹏翔高空,武信通过金鹏双眼,看清安宜县城变化,不由颇为好奇、疑惑和慎重。

以武信所率的精锐铁骑,还以为敌军不敢迎战,只会据城死守。以信武卫、呼雷铁骑等的机动力,敌军也来不及做好最佳应对之策。

到时,武信依旧利用诸多储物戒和储物袋,用最快的速度摆开攻城器械,直接轰塌城墙,杀入城内,安宜城唾手可得了!

谁知道,如今敌军统帅把军队全派出城,正面迎敌,加上那层层蔼蔼的铁血煞云,如弥漫天地的迷雾,如错落有致的迷宫,事情棘手了。

敌军看似混乱,却是错落有致又彼此呼应,蕴含阵法之道,要是离军就这么冲进去,便会如陷入泥淖,掉入迷宫,易进难出,很大可能会被敌军缠住,难以脱身。

以十几万精锐铁骑,迎战七八十万步军,武信也有信心胜出。只是……

值得吗?!

一是时间不允许,二是伤亡太惨重的话,武信舍不得,到时敌军反扑,也难以守住。

鹏翔高空,俯瞰大地。

安宜县城及其周围的地理形势,尽收眼底。

八里……

五里……

“全军听令,冲锋……准备弃马,绕过敌军,前往南城门,从高邮湖湖面攻城……”

武信心思剧转,利用“军神之力”,把军令传到信武卫脑际,并非是喝令出声,在外面看来,信武卫依旧是沉默冲锋。

“嗯?!”

五武将军、闻人仲、杜横等人,讶异疑惑看向武信,只是基于对武信的绝对信任和肯定,并未出声置疑。

以离军诸将的想法,敌军虽多,却与乌合之众差不多,连阵形也是“乱七八糟”。以信武卫的精锐,足可利用骑兵冲势,摧枯拉朽地轰穿敌阵,何必弃马绕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呢?!

“传令四宝镇将(尚师徒),冲锋行军,守护我军战马,静待城内变化!”

不待诸将多想,武信又迅速朝一位信武御卫吩咐了声,那信武御卫领命划空而去。

片刻后……

距离信武卫约为五里的呼雷铁骑,发起冲锋,速度飙升数倍,追上信武卫。

“枪林,盾阵,抛射!”

眼看战阵青龙冲来,敌阵并未变阵,依旧是以万人为单位,静立原地。

长枪兵斜举长枪,枪刃斜指苍穹,枪尾刺入地面,增强抵抗力。阵中部分长枪兵,却是斜举长枪,做出随时抛射之状,状若手持标枪。

刀盾兵和巨盾兵,以肩抵盾或把巨盾下端插入地面,化为鱼鳞般的盾阵。

弓箭兵就没什么抵抗措施了,弯弓搭箭瞄准“战阵青龙”,也不要求精准度,以抛物线弧度,随意发挥便可。

每个阵形都只有一万人,数量三万余的信武卫精锐,自然是一冲就跨,毫无悬念,而且很容易。但是,三大普通兵种,却是错落呼应,你在冲垮其中一阵时,就会遭到周围战阵的全力攻击。

乱而不散,散而有序。

这就是“星罗棋布大阵”,敌军阵形看似很容易冲垮,等冲进去了,就会发现,每个万人阵,确实很容易冲垮,却会如陷入荆棘灌丛,遍布毒刺,会把你慢慢磨死、毒死。

“轰……”

武信没选择冲击长枪阵或弓箭阵,而是抵抗力最强且位于右侧最边沿的圆形盾阵。

青龙冲击,势若钢铁洪流,以武信和信武御卫为首,瞬间震碎前排巨盾,击飞前方盾兵,后续信武精卫跟随,一拥而入,势如破竹地冲垮盾阵。

“哧、哧、哧……”

密集连绵的刺耳呼啸声起,盾阵左侧长枪阵,千余把长枪抛出,划破长空,带着天罗地般的寒芒,刺向“战阵青龙”。

与盾阵呈“品”字形的后方弓箭阵和长枪阵,也迅速攻击,万箭齐发,千枪呼啸,轰向庞大的“青龙”!

如此庞大的青龙,根本无需瞄准,千枪万箭落下,顿时把数里大小的“战阵青龙”,削弱一拳,两三百位信武卫,或死或伤,被轰出战阵,掉队!

战阵是军队在沙场上的一种“聚沙成塔,握指成拳”的凝聚性手段,增强综合战力之余,能把强大攻击分摊给组成战阵的各位军卒。但是,本质还是由无数军卒组成,受到针对性攻击,依旧会有军卒被击杀。

以大鱼为例,军卒就像是鱼鳞,将领就是大鱼心脏或脑子,攻击大鱼某处,难以一击毙命,却也能打落不少鱼鳞。

“轰……”

冲垮盾阵,呼啸而过,信武卫却非杀入敌军大阵,而是直冲湖畔。

“嗯?!”

墙头观战的李靖等将领,还有各支军队将领,一时怔然,不知离军是想干嘛。

跳水自杀?纯属白日梦。

绕开大军攻城?就湖畔那点地方,能摆列多少攻城器械?拿精锐铁骑冲城就更不可能了,跟撞墙自杀没区别!

“鹏翔九天阵,起!”

眼看青龙冲破盾阵,冲到湖畔,青色巨龙蓦然化为展翼数里的巨大青色鹏鸟,腾空而起,划掠浩淼湖面,冲向安宜城南方。

安宜城东、南、北,分别毗邻大运河邗沟、高邮湖和白马湖。

安宜城城南外,是个港口,城外就数十里长,六七里宽的陆地,然后是浩淼无垠的高邮湖。

青色巨鹏腾空,价值连城的三万余匹战马,却就这么被抛弃在湖畔,嘶鸣不绝……

幸得呼雷铁骑紧随而至,横在联军和战马之间,防止敌军趁机杀马、偷马等,也防止战马跑掉等等。

“离王这是……想干嘛?!”

无数敌军将领傻眼,一时反应不过来。

骑兵是公认的兵种之王,四大反王为了获得足以冲垮离军的海量战马,不惜背负勾结异族的“骂名”,并签下无数“丧权辱国”的条约。

如今,信武卫却抛弃战马?!

“遭了!南城墙……速度,传令城内军队,全速汇聚南城墙,死守!”

李靖反应极快,怔了怔便迅速反应过来,脸色大变运气高喝。

信武卫此举,明显是避开大军,绕道弃马攻城,只是这方式太意外和惊人了。

信武御卫就不说了,大修士本就能腾空飞行。信武精卫是地级兵种,自然能短距离踏水而行,再加上战阵协助,踏水数里不难,却无法带上战马踏水而行!(未完待续。)

眉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山东省体育医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妇科方法
南充癫痫病专科医院
玉林著名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