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原血神座 第一百零八章 会师

2019-12-04 17:48: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血神座 第一百零八章 会师

神!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神明吗?

走出古墓的那一刻,苏沉脑海中泛起了这个念头。

化身消失,念头却在本体中回荡。他不由想起了母神教的母神,那特异的反应,仿佛真有某位神明在注视着这里。

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为什么只是注视,而不做的更多呢?

不知为什么,苏沉又想起了那个给自己换眼睛的老乞丐。

被老乞丐影响过的人,苏沉已经接触过两个了。

而从龙破军那里,苏沉也知道老乞丐存在的时间悠久。

这么长时间的存在,应该也是一位神吧?

那么他又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说他们对人间无能为力,显然不是如此。

可说他们能够做到什么,又显然不同。

就好像这些神明,能够对这世间造成的影响极小极小,尽管如此,他们却还在努力做着。

那是为了什么?

苏沉越想越不解,干脆把所有还活着的灵族都审问一遍。

不过审问的结果却很让他失望。

首先就是死神伽罗也只是一缕残魂,其记忆早就消亡大半,所以它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要想让它恢复记忆,就需要大量的灵族来喂它。

而灵族其实在以前已经做过这件事了,结果就是他们又付出巨大代价把伽罗打回原形。

至于伽罗恢复记忆后灵族得到了什么信息,这属于高度机密,即使那些奉命看守伽罗的灵族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个秘密由族长掌控。

“也就是说,我还得等拿下万籁地窟后,得到灵族的幽灵法典才能知道了。”苏沉喃喃自语:“睿智的墨涅拉斯,不知道这位灵族长者又知道多少上古秘密呢?”

苏沉的心中已升起浓浓的好奇心。

尽管恨不得立刻跑到万籁地窟和灵族大杀一场,苏沉却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激动,将军队留在了死神殿堂,就这么驻扎下来。

一方面休养生息,搜集信息,另一方面也是在等待羽族和暴族的回应。

很快,羽族与暴族的回应就过来了。

羽族自不待言,永夜流光得知苏沉求助后,立刻派出十万飞翼军来援。这十万飞翼军都是参加过当初的天空城守卫战的,个个都是沙场精英,铁血老兵,羽族精锐。事涉不朽之魂,永夜流光自不可能藏私,哪怕这十万飞翼军全部被坑杀在灵族,都要拿回不朽之魂。

丹巴的反应则显然没有永夜流光那么坚定,而是先和苏沉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

两人至少飞书往来了十多封,才算达成一致。

照理说拖了这么多天,暴族的行动应该远远落在后面,但事实是,交易达成的那一刻,暴族的军队就第一时间跨过边境,向着死神殿堂而来,可见丹巴其实在接到书信的第一天就开始调动军队了托无极宗的福,灵暴两族的边界防御力量大减,灵族全面回防,灵暴边界只剩下天险,却没了防线。

两个月后,休整完毕的无极宗再度出发,赶往万籁地窟,并在约定的时间到达。

于是这一天,万籁地窟迎来了灵族有史以来最状况的场面。

三个种族的大军同时出现在这片极北冰原的土地上。

万籁地窟,又称极地冻土。

这里位于源荒大陆的最北端,寒冷无比,终年积雪。由于天气恶劣,资源贫瘠,土地不生寸草的缘故,生物也极为稀少,所以除了呼啸的寒风,几乎再见不到任何活着的生物。

在灵族占领这里之前,这里就是生命的禁区。

没有生命,也没有喧杂吵闹,这里永远都是安静的。

正因此,这里被城外万籁地窟,取的自然是万籁俱寂的意思。

灵族以此地为国都,是因为灵族不需要进食,他们对生存资源的需求是最低的。相反,万籁地窟的冷清,天险绝地,还有带源能吸收的土地,都是对灵族最好的保护。

正因此,他们来到这里,无视了这里的寒冷,凄凉,贫瘠,在这里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城市,庞大的幽暗城地下世界。

从外表看,万籁地窟始终是那样的荒凉,如果没来过,甚至可能会找不到幽暗城的入口。

实际上,万籁地窟的入口不在地上,而在天上。

断空山。

这是一座高大冷傲的山峰。

它就象一个巨人,孤零零的矗立在大地上,又象是一根石株,因为除了它,附近再找不到别的峰头。

断空山如一把利剑戳在大地,代表着灵族对这片地域的统治,更代表了灵族在这片大陆的力量。

而今天,灵族之刃终于迎来了它最大的考验。

无极宗依然是最先抵达这里的。

刺骨的寒风灭不掉无极宗修士们心中的战意,他们在寒风中飞行,率先来到这里,然后驻扎等待。

第二个来到断空山的则是羽族。

到底是天生的飞行种族,羽族的行军速度一向是没话说的。

而且作为奥术之族,这个种族同样有种种手段抵抗寒气。

相比之下,最后到达的暴族就显得狼狈多了。

他们也是唯一从地面行军的。

庞大的部队从远方轰然而来,带着暴族特有的嘈杂,纷乱,远远的人未到,震天的咆哮就已响起。

“快点儿,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懦夫!一点寒冷就让你们缩头了吗?都给老子挺起你们的胸膛!!!”

一个高大的暴族发出狂暴的吼叫。

是龙泽尔,丹巴手下的第一悍将。

多年不见,这个家伙越发的彪悍了。消灭烈焰部落的战争里,他失去了一只眼,戴上了一只眼罩的他,身上的铁血味道更重了。即便是雪冻冰霜,也挡不住他浑身上下洋溢的战意。

在他的呼吼下,暴族战士呼喝着冲来。

明明是冰天雪地,却有不少士兵还赤、裸着上身。他们抗着武器,步行赶路,全身蒸腾着白气,有的手里还拿着兽腿,一边吃一边跑。对暴族而言,食物就是力量。

没有无极宗的飘逸,潇洒,更没有羽族精锐的阵容鼎盛纪律严明,暴族的军队,即便是最强大的军队,也是充满了混乱的。

然而就是在这看似混乱的体系中,却隐藏着秩序。

苏沉远远看着如一盘散沙冲过来的暴族,目光凝重:“丹巴这小子,练兵是越来越有一套了。”

姜含峰不懂军事,好奇问:“怎么就有一套了?看起来还是那么乱啊。”

苏沉摇头:“这支暴族军虽然看似散漫,实则有着严明的纪律,行动有着极好的连接。没错,他们的军服不整,拿的武器也各不相同,甚至阵型都有些歪斜。但这些都是表象,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暴族的基本作战单位变了

。”

暴族的基本作战单位是三人一组。

这是所有智族中,人数最少的小组合。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暴族的头脑简单,他们实在很难胜任复杂的作战配合。三人一组的作战配合,对暴族而言是最简单易学的。

但是眼前这支部队,从其行动路线看,却是以十人为基本作战单位的。

无论他们的部队怎样威胁,十人一组的基本单位都始终不受影响。这就非常了不起了,可见丹巴派来的这支部队,在配合上已经比之前提升了一大截。

丹巴能以一支弱旅战胜疯王有着无数强者大能的烈焰大军,靠的可不仅仅是苏沉的帮忙,同样有他自己的努力。

十暴一组的编制让丹巴的军队作战能力大幅度提升,在当初和疯王内战的那段时间里,丹巴的一个十人队甚至创造过连灭对手七个三人组而自身未损一人的辉煌,对抗比自己强的高阶勇士,支撑时间同样大幅度延长,提升了生存几率,消耗了大量敌军强者。

可以说烈焰部落的许多强者大能,就是被沙蜥部落的军队直接团灭的。当他们以过去的眼光去看丹巴的新军被苏沉的心法和丹巴的训练重新武装过的新军时,也就注定要吃个大亏。

“真正重要的是……这还不是丹巴的嫡系。”苏沉悠悠道。

“不是嫡系?”大家都是一呆。

“没错,这些暴族不是沙蜥部落的。”苏沉和沙蜥部落有过比较亲近的接触,所以对这个部落了解较深,一眼就看出这些暴族不是沙蜥部落的。

“那是什么部落?”

“烈焰。”

王族?

大家都是一呆。

疯王战败后,烈焰部落就成为战败部落,实力大幅度削弱。虽然按照暴族传统,不会被杀光灭绝,却必须让出最富饶的土地,紧缩人口,并受到新王族的监视。

没想到的是,丹巴竟然将败族派了过来,不仅如此,更是将败族都练到十暴一组的地步,也就是说,他先前的战法,已经在整个暴族中推广开来。

能够这么做,意味着丹巴有足够的自信。

但反过来,没有派自己最信任的沙蜥军,却把烈焰部落给派过来……

很显然,丹巴并没有被苏沉许下的厚利蒙蔽眼睛。

反而借着这个机会,把一些还不那么臣服的部族派了过来。

果然,继烈焰部落之后,红鹰,铁骨,血手等部落也纷纷出现。

这些都是曾经忠于旧王的部落,而象这段时间的暴族新贵,旱锤,雷霆之刃,烈阳等,则一个都没出现。

当然,也不能说全没出现,龙泽尔不就来了吗?

不仅龙泽尔来了,丹巴也来了。

继二十万暴族大军之后,一架王辇出现在冰原上方。

丹巴,这位年轻的暴族新君,赫然出现在地平线上。2k阅读

昆明看妇科哪家好
榆林治疗卵巢炎医院
杭州市萧山区第四人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