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破碎命盘 第一百六十九章 欺凌

2019-10-12 20:45: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碎命盘 第一百六十九章 欺凌

一旁的工人见新来的是个白白净净的小白脸,都没太注意。然而一个时辰后众人倒是有些傻眼了,这一个时辰里这个小白脸竟然一刻也没休息,反而把一百多座染缸都灌满了。

让一个武门弟子去做工,简直就是拿轩辕弓射苍蝇。不过龙渊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龙渊来到一口大水井旁,见几个工人从井里取水,轱辘架下的水桶足有一个染缸那么大。他对一个中年男子道:“这位大哥,我能不能帮你干活?你放心我什么都不要,免费帮你干,工钱还是算你的。我从小得了一种病,必须每天出一次汗,要不然就会有性命之忧。但是你看我干活直到现在都没出汗,我找不到活干了,大哥你能不能行行好,帮兄弟一把。”

中年男子听了龙渊的话后,眨巴着眼睛,心想世上还有这种怪病?见龙渊一脸的诚挚,他道:“小兄弟,原来我以为你是个小白脸,还有点看你不起,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一种病。我的活你能干就干吧,能干多少是多少,我不贪你的份。不过这活可比你刚才挑水的活重啊。”

“大哥,谢谢你。不过小弟在你这里干的活得算你的,你愿意让我帮你干活就相当于救小弟了,活我来做,工钱你收。”龙渊语气坚定道。

“好,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你了,小兄弟你要是累了可也得休息啊。”中年男子见龙渊坚持,也没再反对。

龙渊点点头,双手便转起了井轱辘。不多时,人群中便有人窃窃私语。

“这小白脸力气真大。”

“你是不知道,这小兄弟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病,不干活出汗就活不了。以后别叫人家小白脸了。”

“对啊,怪可怜的,看他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这一身力气得是干了多少活练出来的。”

“啧啧,看这小兄弟眉清目秀的,当是读书的苗子啊,可惜得了这病。”

……

半日之后,工地上一百多个人一天的力气活都被龙渊一个人完成了。一众工人没了活干一个个或蹲或坐围在一圈瞎侃。

龙渊抹了抹额头上汗渍,对众人道:“今天是小弟第一天来干活,小弟天生有怪病,不做重力活就会病发。但是请各位大哥放心,小弟干再多的活也只领一份的工钱,绝对不会贪各位大哥的一分一毫。若是各位大哥信不过小弟的话,小弟可以发誓,在这里干活绝对不是为了拿工钱。”

“小兄弟,你把我们的活都做了,还让我们拿工钱。别的也不说什么了,我王三在这里放话,以后在这里谁跟兄弟你过不去,那就是跟我王三过不去。”

“对!”

“以后没人能欺负你。”

一时间,龙渊便在工地里成了瞩目的所在,因为工作已经完成,各人不到时辰又不能离去,便几个人围拢一起谈天论地说山道海。

“小兄弟,你怎么会得了这种怪病啊。”王三问龙渊。

“我也不知道,我听家里人说我出生的时候怀里抱了一本《山海经》,自打出生后就有这样的病了。”龙渊道。

“山海经啊,那可是个瑰宝啊,哎哎哎,你说这小兄弟会不会是凶兽转世啊,力气咋恁大?”这人用手肘捣捣一旁的壮汉。

“别瞎扯,这小兄弟心地这样好,怎么可能是凶兽,说不定是从天上谪下来的巨灵神。”

……

顿时一个圈子都在围绕着山海经,怪力乱神等东扯葫芦西扯瓢。

“说起山海经,我听说啊,曾经有本书叫《山海宝典》。那可是神仙才能看懂的书啊。”

龙渊耳朵立刻便支楞起来。

“哎哎,这位大哥,你刚才说《山海宝典》,是个什么东西?”龙渊忙问道。

“我跟你说啊,我爷爷的爷爷曾经听人说起过,说这本宝典是一本神写的书,上至盘古大神开天,下至三界毁灭都记录的清清楚楚的,那可厉害喽。”

“大哥,你爷爷的爷爷听说过这本宝典哪里有吗?”

“这谁能知道啊,我爷爷说这本书连神仙都在找,我们这些凡人怎么知道他在哪里。那可是神仙看的书呦。”

龙渊心中不由得有些失落,不过他也不气馁,刚来到这里第一天就听人说起了山海宝典,这是一个好的开头。

就这样龙渊一边帮人干活,一边听别人侃侃而谈,只是龙渊这种打好关系的方式在数日后便终止了,附近调色部的工人见染缸部许多人不干活便有工钱拿,便把这一事情告了上去。

龙渊对这样的结果也不感觉到意外,经历过迷途山脉的事情,他便明白了,总有人是见不得别人好的。为了继续打探消息,龙渊在这坊里逗留了下来。

不觉间就过去了三个月光景。

“龙渊。”

“平阳大哥。”叫住龙渊的正是三月前龙渊与之搭话,并且帮他干活的中年男子平阳。平阳将近四十,相貌普通,因长期做工的原因额上已然有了几道纹路。

“你让我打听的《山海宝典》,有线索了。”

“哦?”龙渊眼睛一亮。在洁彩坊生活了这么久他发现了一个事实,越是不起眼的一群平凡人,他们所拥有的谈资包含的信息往往是超乎想象的。

龙渊在山野里行走的时候也问过许多村长、里正与祭祀,但他们所知毕竟有限。跟这些工人的“我爷爷的爷爷说”,“我以前在哪里哪里听说过”还是不能比的。虽然这些道听途说不一定是真的,但总可以从中获取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也是听其他的人复述的,算是道听途说。据说多年前有个人,他跟一群人在山里迷了路在山中的一间道观借宿,道观很小没有空房,观主就让那一群人在柴房留宿。结果那天夜里魔族的人进入了道观,将道观里的道士尽数屠戮,而他们因为睡在柴房的缘故没有被发现。魔族的人在道观院子里交谈,说什么神魔大战还没结束,想要魔界开启,就要去鹊山找到《山海宝典》。”

龙渊听到此处一眼睛一亮,应该是鹊山无疑了。

“当那些魔族的人快要离开的时候,那一行人中有个人吓的尿了一地。结果就是这一泡尿让魔族的人再度发现了生人的味道。魔族的人冲进柴房,除了生还的那个人,其余人全部杀害。而据那个人说,魔族的人没有发现他,至于什么原因他也不知道,只不过当时他的怀里有一本梵文翻译的《山海经》。”

“真的与《山海经》有关吗?”龙渊喃喃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那个道观就坐落在鹊山山首招摇山附近。”

“嗯。”龙渊点了点头,得知了这些线索他也是时候离开了。

“我所打听到的就只有这些。”

龙渊点点头道:“多谢平阳大哥。”

“客气了,我这些时日腰椎有些不行了,要不是你帮我把活干完,我哪里有工钱领。对了我听工头说明天会开工人大会,我们染缸部的工人每人能多拿一贯钱。这样的话,四个月后我就完成这里的长工,回去跟家里人团聚了。”平阳一脸期盼地说道。虽说还有四月不短的时间,但是也不妨碍他归心似箭。

龙渊见平阳一脸憧憬心中也是油然生出欣悦之情,在这里的这些时日,平阳对龙渊也非常的照顾,他见龙渊刚来的时候没有住处,便邀龙渊与自己同住。

看龙渊长相稚嫩,做起事来一股愣头青的意味,平阳便经常与他说说自己的阅历。平阳生于平凡的世界中,劳碌半生,人情与冷暖也看了不少。龙渊也十分受教,师父让他入世修行,不正是想让他体会一番俗世的浮沉吗。平阳性格老实,待龙渊也真诚,二人的关系也比其他人要好一些。

旦日,工人大会。

染缸部的工人列阵站好,管家站在列阵前。

“这段时间,染缸部的工人工作认真,团结勤恳。使得我们洁彩坊的收益有了不小的提升,所以夫人决定给每个工人另加一贯工钱,以后若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冲劲,还会给每个人再加工钱。”管家在前面说道。

众人愣了好半晌,才爆发出呼声,经久不绝。一贯啊,那可是笔不小的数目啊。

“看来可以让牛二转到染缸部了。”管家见染缸部的工钱已经是洁彩坊工人部里最高的一个工部

,心里便有了主意,肥水不流外人田。

工人大会过后的第二天染缸部就转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壮汉,身材颇为彪悍,一双虎目泛射狠意。

“听说他是牛管家的侄子。带了一批人转到了我们染缸部。”

“这个家伙名声很差,仗着自己叔叔是管家,经常欺负我们这些工人。”

不少工人小声私语。

牛二率几个人在工地前站着,目光四下扫了一遍,当目光落到龙渊身上时对身旁的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人走到龙渊面前,对龙渊道:“听说你力气很大,以后牛二大哥要干的活就交给你了。”

龙渊没有抬头,仿佛声没入耳。

“你听见没有!”说着一手探来就要抓龙渊的衣领。龙渊一个抬手将伸来的一手隔开,直接将那人掀翻在地。

“你这龟儿子……”那人叫骂着起身。龙渊正要上前教训这个无理的家伙时被身旁的平阳拉住,平阳对着他微微摇摇头示意不要动手。

宁德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雅安治疗性病费用
贵港男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治疗癫痫病方法
雅安治疗性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