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天骄战纪 第1916章 青铜箱内的太古之宝

2020-01-17 01:03: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骄战纪 第1916章 青铜箱内的太古之宝

浩宇方舟上。

林寻浑身一阵疲乏,拿出一堆的神药开始吞服炼化。

之前的厮杀,他极尽释放,虽有惊无险地击杀六位准帝境存在,可自身的消耗却也极大。

尤其是施展禁逝神通,几乎一下子抽掉了他一半的力量!

不过,经历此战,也让林寻深刻意识到,自己如今拥有的战力,已大可不惧世上的准帝境存在。

林寻也清楚,准帝境,能够凌驾众圣之上,所掌控的力量注定也强大无匹。

自己如今遇到的准帝中,还不曾出现什么厉害角色,但可以肯定的是,准帝境中,也必有强大之极的角色。

比如绝巅准帝!

“当我修为臻至绝巅圣王境后期,掌控极尽圆满的道之领域时,或许就是碰到绝巅准帝,应当也可以不惧了……”

林寻一边修炼,一边思忖。

大道之路,凶险莫测,这鸿蒙世界又是星空古道第一大界,注定有着许许多多强大之极的惊艳人物。

他可不认为,自己在此境中,就真的可以无敌了。

简而言之,修行,既不能妄自尊大,也不能妄自菲薄,这种心境上的坚守,是最重要的。

半天后,凌风城。

林寻悄然而入,在他掌中,握着一枚玉牌,晶莹剔透,紫色云雾缭绕,上边烙印“雾隐”二字。

没多久,凭借玉牌的感应,让林寻寻觅到了凌风城内通往地下黑市的入口。

那是一家炼器行,入口在一座炼器室内。

进入其中,犹如进入另外一个世界,灰濛濛的,没有外界的繁华和热闹,每个人皆行迹匆匆。

林寻早已见怪不怪,当一名雾隐斋的侍者走上来,林寻直接递出了掌中的紫色玉牌。

这是青婴所赠。

至今林寻想起这个撑着一柄血伞,青裙绰约,黑发如墨的神秘女子时,依旧会有惊艳之感。

“公子,这边请。”

当看到这块紫色玉牌,那侍者的神色顿时变了,多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和乖顺之色。

一座只为特殊贵宾准备的殿宇中,林寻说出自己来意:“我要出手一些宝物。”

说着,他袖袍一挥,一堆宝物浮现而出,犹如一座小山似的,流光溢彩,满室皆辉。

这些宝物,是林寻离开青州之后,击杀敌人时所获得的战利品。

像之前所杀的六位准帝的宝物,也都在其中。

当然,一些对他修炼有用的珍宝,则被他收藏起来,如今所出手的,都是他用不上的一些物品。

负责鉴宝的是两位圣人,一个白袍老者,一个灰袍男子,当见到这一幕,呼吸都变得急促粗重起来,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只是当看向林寻时,目光都愈发尊重起来。

这位贵宾,肯定大有来头!

接下来,他们开始忙活起来,足足一盏茶功夫,才将所有宝物清点鉴定完毕。

三千一百万道晶!

这就是这些宝物的售价,并且是因为林寻持着紫色玉牌,售价和外界市面上仅仅只差一成。

“公子,如今这凌风城内的地下黑市,一时也凑不齐这么多道晶,要不您给我们一些时间,等凑齐了道晶,再做完这笔买卖?”

白袍老者小心翼翼道。

“我时间紧迫,怕是等不及。”

林寻皱眉道。

他倒不担心对方敢贪占了这些宝物,一是他有紫色玉牌,二则是他自身底蕴在那,也根本不惧。

“这……”

那两位圣人顿时纠结了。

半响,灰袍男子忽然道:“公子,昨天时候,我们收了一批来历神秘的宝贝,若您感兴趣,可以折算成道晶卖给您。”

林寻哦了一声,兴趣不大,可也看出,让他们现在就拿出那么多道晶,明显有些强人所难。

想了想,他说道:“拿来瞧瞧吧。”

当即,灰袍男子匆匆而去,没多久就带着一个巨大的青铜箱子返回。

那青铜箱子足有半人高,二尺宽,锈迹斑驳,古老沧桑,表面覆盖着一重重黑色符纹阵图。

林寻一眼看出,这是一重重的封印,并且年份久远。

将青铜箱子放下,那灰袍男子拿出一柄符钥,插入箱子正面的符纹阵图中央。

伴随隆隆的摩擦声,这巨大的青铜箱子被徐徐打开。

箱子内的景象,顿时映入林寻眼帘。

一枚拳头大小的青铜印,一杆半尺高的杏黄小旗,一块巴掌大小灰濛濛的泥土,以及一截腐朽的灵木。

四件宝物,每一种都色泽暗淡,毫无灵性,堆放在那,就像一堆破铜烂铁。

可仔细感应,却能发现,每一件宝物皆散发出一种扑面而来的岁月沧桑气息!

“公子,这四件宝物连同箱子,皆是在昨天时候,一位客人所出手,按照他的说法,这些宝物传承自太古时期,每一样皆有着惊天动地般的威能。”

灰袍男子低声开口,“经过我们鉴别,的确发现,这些宝物应该就是从太古时期流传下来,但其威力是否惊天动地,就不好说了……”

白袍老者补充道:“这些宝贝看似灵性缺失,宛如一堆废料,但其实极其不简单。”

他指着那一枚拳头大小的青铜印,道,“就像此宝,毫无力量波动,也没有任何灵性,甚至连道纹都没有,可却足有十八万斤之重,以圣宝轰砸,都无法损伤其丝毫。”

“再比如这一杆半尺杏黄旗,更是奇特,无论是炼制旗杆的神料,还是炼制旗幡的神料,皆堪称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我等也请出了一些资历极老的鉴宝师,也都无法认出,此宝是由何等神料炼制而成。”

“和那青铜印不一样,这杏黄小旗拿在手中,轻若羽毛,几乎都感知不到它的重量,但却水火不侵,我等曾以圣境之力全力撕扯,也都无法损伤此物丝毫。”

“而像那一块泥土和腐朽的神木,也同样来历莫测。”

说到这,两人一起将目光看向林寻,见林寻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些宝物,心中皆都一振。

有戏!

端详半响,林寻问道:“这些宝物,是何人所售出?”

“那是一个落拓男子,说是家道中落,穷困潦倒,为了让自己孩子拜入宗门修行,不得不将这些祖传之物卖掉,以换取到足够的道晶,供他的孩子修行所用。”

灰袍男子说道。

“可笑的是,这家伙竟说他的祖上,曾在太古时期进入过昆仑墟,这些宝物也是从昆仑墟中带出。”

白袍老者嗤笑道,“当时我们也将信将疑,请了诸多鉴宝师进行鉴定,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哪怕这些宝物就是从昆仑墟中流落出来,可也谈不上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宝贝。”

林寻黑眸闪动,也笑了:“这么说,你们是打算把这些谈不上惊天动地的宝贝卖给我了?”

两位圣人一怔,顿时急了。

“公子,虽谈不上惊天动地,可这些宝贝好歹也是太古时期遗留下来,其价值可不好估量。”

“对,我们原本打算将这些宝物带走,让雾隐斋的大人物重新鉴定,可既然遇到了公子,若您感兴趣,我们也乐意借花献佛,将之出售给您。”

如此说,无非是为了抬高这些宝物的价格罢了。

林寻当然明白这一点。

他略一沉吟,道:“这些宝物你们要折算多少道晶出售?”

“九百万道晶。”

两名圣人对视一眼,一起报出一个数。

“太贵了。”

林寻摇头。

两位圣人都连忙解释。

“公子,您也看到了,这些宝物虽看起来不起眼,但绝对大有来历,说不准就能让您捡漏,这个价格可真不高。”

“是啊,实不相瞒,昨天时候,我们也是报出了许多价格,好不容易才以八百六十万的价格,从那位客人手中买下来,少一个道晶对方都不答应。”

八百六十万道晶买回来,九百万道晶卖给林寻,这在地下黑市中已经算是一个很公道的价格。

林寻见此,便点头答应下来。

两位圣人顿时都松了口气,笑道:“如此一来,就能凑齐将要付给公子的报酬了。”

当下,两人取来两千二百万道晶,装入一个储物袋中,连同那巨大的青铜箱子一起,交给了林寻。

林寻袖袍一挥,将这些收获手下,没有再耽搁,便决定离开。

可就在他刚走出殿宇,就见一个瘦弱的中年急匆匆而来。

当看见送林寻离开的两位圣人时,这瘦弱中年顿时叫道:“两位,我昨天卖出的祖传宝贝能不能赎回来?”

林寻顿时止步,打量此人,就见他胡子拉碴,脸颊苍白,一副不修边幅的落拓模样。

而其修为,也算踏足圣境了,但却只是一个伪圣。

“抱歉,宝物已经卖出去了,不可能再赎回。”

白袍老者神色变得冷淡起来。

“我愿出高价,只要能赎回就行!”

瘦弱中年焦急道。

“可笑,你把我们雾隐斋当做什么了,买卖一成,那些宝物可就再不归你所有,更何况,那些宝物我们都已卖了,哪可能再让你赎回?”

白袍老者不悦道。

林寻已彻底明白,那一口青铜箱子内的宝物,应该就是眼前这瘦弱中年所卖出。

“两位朋友,帮帮忙怎么样?”

忽然,远处响起一道尖细的声音,伴随声音,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修长身影,朝这边走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门市新会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如何治疗牛皮癣
南阳牛皮癣医院
湛江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