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凌天战尊 第1686章 徐靖来了

2019-12-04 11:51: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凌天战尊 第1686章 徐靖来了

只是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仓促间出手,任重和刘洪光还能及时将他拦下。

他相信,任重和刘洪光,肯定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否则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并且拦下他。

一念至此,徐岑咬牙切齿。

他恨!

恨自己没能杀死这个李风,为他孙儿报仇。

与此同时,因为徐岑的出手而被惊得呆若木鸡的围观之人,也是纷纷回过神来,一阵哗然。

“这冲霄府大长老,也太嚣张了吧?”

一道道不悦的目光落在徐岑的身上,这些目光的主人,来自于除冲霄府以外的各大势力,以及在场的一群散修。

不过,即便是冲霄府的一群人中,还是有不少人感觉脸上发烫。

毕竟,《冲霄榜》排位战的规则,便是不死不休,就算死了人,那也是正常。

如果输不起,完全可以不参加。

既然参加了,那就要输得起。

他们冲霄府大长老这般无视《冲霄榜》排位战的规则,一定程度上,也是输不起的表现,他们作为冲霄府的人,也为他们冲霄府这位大长老的表现而感到脸红。

“刚才死了那么多人,也不见这徐岑如何……现在,他的孙子一死,他竟然直接出手破坏《冲霄榜》排位战的规则。”

不少人讽笑道。

“是啊。刚才,他的孙子杀死那个散修的时候,我看他满脸笑容,一点都不觉得他的孙子过分……现在,他的孙子一死,他就出手破坏规则,明摆着是只将他自己孙子的命当命,不将别人的命当命。”

“还冲霄府大长老呢……我呸!”

“这事要是传出去,冲霄府,怕是要丢脸了。”

……

围观的众人议论纷纷,言语之间,没有再顾及徐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徐岑刚才的作为,明显引发了众怒。

“徐长老,你是冲霄府大长老……这件事,你自己说怎么解决吧。”

任重看向徐岑,淡淡说道。

虽然语气平静,但他的一双眸子,却闪烁着慑人的寒光,仿佛只要徐岑接下来的表现不让他满意,他也不介意和徐岑过两招。

“徐长老,任副府主的话,也是我的意思。”

刘洪光也目露凶光盯着徐岑,现在可是在李风面前表现的机会,他可不愿意错过。

而且,这件事也确实是徐岑理亏,他和任重都不过是顺水推舟。

眼看任重和刘洪光这般针对他,徐岑目光深处,厉芒闪烁。

不过,他也知道这件事是他理亏,所以,在深吸一口气后,他也是将心中的仇恨怒火压下,对着任重和刘洪光拱了拱手,“两位,我刚才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因为我孙儿被杀,一时怒得失去理智……现在回想起来,确实不妥当。”

“不过,既然他也没事,这件事就此揭过如何?”

说到后来,徐岑颇有些低声下气了。

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这样。

“哈哈哈哈……”

而就在这时,任重和刘洪光还没回应徐岑,段凌天却是率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仿佛都快流出来了,“好一个我也没事!刚才,若非任副府主和刘长老及时出手,我现在怕是已经成为你徐长老手下的亡魂。”

“你一句不妥当,就想揭过你的违规?”

说到后来,段凌天原本冷峻的面庞,更加的阴冷,“在这个世上,有这等道理?”

“小子,你若不想死,最好闭嘴!”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的耳边传来徐岑阴测测的传音,语气间充满了威胁。

“白痴!”

听到徐岑的传音,段凌天却是直接开口骂了他一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传音威胁我?冲霄府大长老,素质也不过如此。”

段凌天此话一出,不只任重和刘洪光的脸色难看,便是旁观的众人,也是一阵哗然。

除了冲霄府的人以外,其他人看向徐岑的目光,也是越来越来越冷。

在这等情况下,主要是正常人,都会下意识的同情‘弱者’,而现在的段凌天,便是弱者。

“徐长老,还请你马上向李风小兄弟道歉,并且自断一臂……否则,我们不只会取消你们冲霄府之人参与《冲霄榜》排位战的资格,还会亲自出手,断你一臂。”

刘洪光站前一步,语气冷漠的对徐岑说道。

这是他和任重商量的结果。

与此同时,任重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发现段凌天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的时候,也看出段凌天对这个决定颇为满意,顿时松了口气。

听到刘洪光的话,徐岑脸色大变。

如果任重和刘洪光联手,要断他一臂,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甚至于,他想逃都逃不了。

“两位,你们这样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徐岑冷声问道。

只是,任重和刘洪光却没再理会他,而是冷冷的盯着他,表达出自己坚定的意志。

见此,徐岑也知道,自己的一条手臂,怕是保不住了。

顿时,徐岑只觉得无比羞辱,但他却又一点办法都没有。

“两位,这件事,我徐岑记住了。”

深深的看了任重和刘洪光一眼,深知自己今日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一条手臂的徐岑,声音阴冷的说道:“我可以自断一臂,不过,若想让我向他道歉,却是根本不可能!”

说完,徐岑抬起右手,直接斩下了自己的左臂。

而就在他右手一动,准备将左臂收起来的时候,任重和刘洪光齐齐出手了。

任重迎面而上,惊得徐岑脸色大变,动作也缓慢了一些。

至于刘洪光,抬手之间,虚空震荡,凭空出现一道道湛蓝色的刀芒,摧枯拉朽般将徐岑的断臂绞成了碎末,只见一滩血水落下,徐岑的左臂彻底消失了踪影。

“你们……”

眼看来势汹汹的两人,转眼又回到了原地,而他的左臂却被毁了,再无接上的可能,徐岑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没想到任重和刘洪光会做得这么绝。

要知道,他虽然斩断了左臂,却也有把握在一定的时间内,将左臂重新接上。

当然,想要接上左臂,必须断下的左臂完好无缺。

可现在,他的左臂却被刘洪光毁了,这也意味着,他这辈子都只剩下一条手臂了。

这让他如何不怒?

眼看徐岑的左臂就这么没了,围观的一群人,对他不只没有同情,反而有些幸灾乐祸,觉得他是咎由自取。

见此,段凌天的气也消了不少。

“徐长老,你当真不惜牺牲冲霄府之人参与《冲霄榜》排位战的资格,也不愿意向李风小兄弟道歉?你应该知道,作为《冲霄榜》排位战的主持人,一旦我和刘长老的意见达成一致,我们完全有资格取消你们冲霄府之人参与《冲霄榜》排位战的资格。“

任重看向徐岑,冷声说道。

“哼!”

听到任重的话,徐岑看了现场的另外九个擂主一眼,又看了他们冲霄府的一行人一眼,最后冷哼一声,踏空而起,直接对冲霄府的一行人道:“我们走!”

话音刚落,他仇恨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随即便准备带人离开。

呼!呼!

而就在这时,玲珑棋局的上空,灰蒙蒙的云雾一阵动荡,紧接着出现了两道身影。

这是两个青年男子,一前一后立在那里。

前面的青年男子,身穿一袭青色长袍,他有着一张邪异的脸,立在那里,无形之间流露出几分肃杀之意。

而在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驼背青年,明显是他的跟班。

两人的出现,一时也是吸引了玲珑棋局内所有人的注意。

“少府主!”

顿时,冲霄府的一行人中,不少人目光大亮,惊呼出声。

“是冲霄府少府主‘徐靖’!”

与此同时,在场之人的目光,也都被为首的那个面容邪异的青年吸引,他们或多或少都认得此人。

此人,正是冲霄府少府主,徐靖。

看到徐靖出现,徐岑不只是没有高兴,反而脸色阴沉。

刚才,他之所以拒绝向段凌天道歉,一是因为他不愿向杀死自己孙子的仇人道歉,二是因为他们冲霄府在场之人中,已经无人有实力名列《冲霄榜》。

有实力名列《冲霄榜》的三人,包括他的孙子在内,已经全死了。

正因如此,他觉得冲霄府之人参与《冲霄榜》排位战的资格取不取消,都没什么区别。

当然,他不是没想过他们冲霄府的那个少府主。

然而,在他看来,以那个少府主过去的进境,就算近来有冲霄府的资源倾斜,也不太可能比得上他的孙子‘徐灿’。

而且,他的孙子死了,他自然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那个少府主名列《冲霄榜》,因为那意味着那个少府主以后能成为下一代冲霄府府主,而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既然他的孙子无缘冲霄府府主之位,那他自然也不想让那个少府主成为下一任府主。

所以,他根本不在乎冲霄府之人是否被取消参与《冲霄榜》排位战的资格。

只是,徐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准备带人离开的时候,冲霄府少府主‘徐靖’却是及时的出现了。

徐靖的出现,也意味着他不能再一意孤行。

“他就是冲霄府少府主,徐靖?”

听到周围的声音,段凌天的目光,也在第一时间锁定了那个面容邪异的青年,要知道,他这一次的目标,便是徐靖。

...

昆明普瑞医院宫枢政
合肥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唐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